微甜

宝贝们,二爷没有出圈。爷只是有一些其他领域的工作,就像桃儿和大林拍电影一样。你看桃儿和大林不还是相声演员嘛!不还是说相声嘛!所以不要难过,而且二爷无论是出歌也好,开演唱会说明咱们爷有这个实力呀!很多人想开演唱会还开不起来呢,对不对!至于担心九郎完全没必要啦!看看谦大爷,看看壮壮,他们都很好是不是?所以小宝贝们来乐一个


PS…我也不记得照着哪个小可爱的图画的了。有不妥立删!!!

今晚吃鸡

“九郎~~大吉大利,今晚吃鸡”


“你想吃哪个鸡?eng?”


“黄焖鸡~~”


“那个可贵呀!”


“把你的蹄子拿下去,你个污郎”

关于套路和反套路的故事、五

第一次写文,渣笔预警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“辫儿,ming wan有什么安排嘛?”杨小翔熟练地帮张富贵擦着药酒。

“痒……没有,怎么了?是不是想带我出去玩?”许是被碰到了痒痒肉又或者是擦药的时间有些长,张富贵急急地把腿抽回来。

ming wan我铁瓷儿想跟他喜欢的人表白,让我们去做个见证,我想和你一起去”杨小翔不着痕迹地拉过张富贵的小腿,给他揉着脚踝。

“你的铁瓷儿我都不认识,去了有点尴尬呀!”

“一回生,二回熟。再一个明天可是给你看病周九良的场子,你真不去?”

“周医生表白?那得去呀!还没好好谢谢他呢!”听到是周九良要表白,张富贵蹭就坐起来了。

“明天我先去帮忙布置会场,然后回来接你。”

“好!九郎……”张富贵搂着杨小翔的脖子,小脑袋不停地蹭杨小翔的肩膀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不行,不能把狐狸扑倒,不然会把他吓跑的……杨小翔默默给自己做完心里建设说道:“又不想喝羊奶了?”

“嗯,太膻了……能不能不喝了?”

“不行!昨天就是这个理由逃过去。今天必须喝!”

“啊!今天是讨厌小白狼的一天……啊……”张富贵看撒娇不行直接撒起泼来。

“听话,今天乖乖喝完羊奶,有惊喜昂!”杨小翔一下一下给张富贵顺着毛。

“什么惊喜?”听到有惊喜狐狸这个人都兴奋了。

“说出来还叫什么惊喜了?3个数还没喝我就把给你准备的惊喜送周九良和他准对象了。3,2……”张富贵一手捂住杨小翔的嘴,一手拿起茶几上已经放温的羊奶,闭着眼睛一口气把羊奶喝净回手把空杯子塞到杨小翔手里

“真乖,等着!”说着杨小翔起身回到客卧,一会儿出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“打开看看!”

“这么神秘?”张富贵小心翼翼地打开盒子“翔子?你怎么买到的?”

“你喜欢就好!”看着张富贵激动的表情,杨小翔心都化了。“开心吗?我还讨厌吗?”

“不讨厌!我们九萌萌最可爱了!”

呵,善变的小猪蹄子……  

关于套路和反套路的故事、四

第一次写文,渣笔预警!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“辫儿,起来吃早饭了!”杨小翔坐在床边耐着性子第六次叫张富贵起床“再不起我要掀被子啦!”

听到这话张富贵腾就坐起来了“啊!我昨天就不应该给你钥匙!把钥匙还给我!”说着把手一伸。

还你?门没有!窗户也没有!好不容易才拿到的……“乖!把早饭吃了,晚上带你出去遛弯!”

“杨九郎你个大骗子!我现在自己上厕所都费劲,还遛弯?钥匙!钥匙还我!”

“你都说了你现在上厕所都费劲,你那外甥还刚好出去旅游了。我得来照顾你对吧!”

“嗯!”

“不能每次我来你都跳着去给我开门吧,钥匙先放哥这!等你好了我再还你。”杨小翔边说边观察张富贵的反应,看张富贵没有继续炸毛的趋势才放下心。            “行吧!说好了晚上带我遛弯,不然你完了,杵瞎了你!”

看着小孩儿奶凶奶凶的表情,杨小翔竟然鬼使神差地伸手捏了捏他的脸,手感真好,想象的还要好……

“那个……有点疼,你能先把手松开吗?”

“嗯?哦!哦!哦!那个我先扶你去洗漱……”


一顿早餐在微妙的气氛中吃完了,富贵儿就把杨小翔撵走上班去了。一边回味着刚才捏脸杀,一边赶紧给郭大林发微信让他这几天可千万别来,别坏了他的计划……


“我回来了,看看我给你带什么回来了?”杨小翔献宝一样急冲冲跑到张富贵面前

“轮椅?你买的?我就这几天不方便,你还买个轮椅多浪费!”

“我从九良他们医院租的,就是你的主治医生”

“那还行,咱们吃点什么?我都饿了”知道误会人家了张同学赶紧转移话题

“你想吃什么?”

“火锅!”

“得嘞!走着。我给你拿衣服去”


“哎!真好,真暖和。这可比前天暖和多了!”

“可不一天一个温度喽!”

“嗯!到了万物复苏,万物开始谈恋爱的季节了!”

“嗯?想谈恋爱了?”

“呵呵!我就那么一说。你想找个什么样的?”问出来这个问题张同学后背都僵硬了,像是等着判决一样。

“嗯……长得好看,又高又瘦,既傲娇又可爱,三观一致,最好会管账因为我手松,我得找个能持家的。你呢?”

“我?没想好……”小眼吧叉的要求那么多,哎……

“你看三观是不是得一致?不然以后肯定得吵架!你应该找个会照顾人的,你太瘦了。最好有一定经济基础的,这样你就不用那么辛苦了!”我都符合你考虑下?最后一句目前杨小翔还不能说怕吓到他心里的小宝贝儿


吃完饭,遛完弯到家都晚上十一点多了。“翔子?都这个点儿了。晚上别走了,住北卧吧!洗漱用品都有,睡衣我有一套买大了一直没上身的。”

“我还是走吧!我怕影响你休息。”杨小翔嘴上拒绝着,心里却疯狂地点头

“你住北卧,我住南卧,又不是一屋。而且北卧也一直空着没人住。就当你这几天和未来几天照顾我的福利!”

“你也太抠了,就让我住一天啊!”虽然心里已经乐疯了,但是戏还是要做的……

“你以后天天都住着成吧!”看着杨小翔垮下去的小脸,张富贵笑着说道。“伺候朕就寝吧!”

“得嘞!”


南卧的人露出小狐狸一样的笑容,而北卧的人却在为下一步计划做着打算……

不知道有人为什么丧丧的,昨天我也现场,整场演出九辫儿很甜,非常甜。牙腻啦!身体上小接触啦!根本不断,和大家说两个细节糖吧!第一个糖,辫儿哥采访杨主任的时候说道他们第一次同台,但是他俩都记不住了,九郎直接就说出来了。第二个糖,本来辫儿哥说今天他不唱,观众就让九郎唱。九郎对辫儿哥说那我得和你合作呀!好久没一起唱了。辫儿哥二话没说就答应了。如果第一个糖叫你的事情我都记得,那第二个糖叫你的小请求我都满足。

关于套路和反套路的故事、三

第一次写文,渣笔预警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“翔子,怎么回事啊?!这都是你今天做错的第三杯咖啡了,人要雷蒙德你给人做一拿铁。”郭大林边说边把退回来的咖啡倒掉。

“哎,这不心里想事儿呢嘛!”


“呦?处对象了?男的女的?什么时候带出来给大家瞧瞧。”郭大林一脸八卦地问道


“去,去,去!我一朋友昨儿把脚崴了,有点担心他……”杨小翔边把刚做好的雷蒙德放在吧台上,又开启了放空模式。心里却想着惦记着在家养病的小孩儿,也不知道他醒没醒,让没让他外甥去陪他,吃没吃饭,怎么也不给我回个微信……


“大林,你帮我盯一下午,我有事先走了。经理那我请完假了!”没等郭大林回答杨小翔拿着车钥匙就跑出去了




叩,叩,叩……


“谁呀!这才中午12点多就敲门,还让一病号给你开门丧不丧良心!”虽然被人吵醒很是不爽但张富贵还是认命地一蹦一跳地去开门


“九郎?你怎么来了?”


“不放心你呗!过来看看你,顺道给你买点吃的,你刚醒?”


“嗯!都怪你不然我还在睡觉呢!”


“那我扶您洗漱?然后给您做顿饭当作赔罪可好?”杨小翔简直都要被张小翔的小奶音萌死了,说话的语气也变得宠溺


“行吧!小翔子,服朕洗漱去!”张富贵边说边把胳膊抬起来让杨小翔扶着


“得嘞!皇上中午想吃什么呀?我买了手擀面,给您做个葱油面,还是打卤面?或者牛肉面?我还买酱牛肉了。”


“牛肉面吧!想喝点汤”


“好,你自己在这洗漱行吗?”


“行,行,行,你快去做饭吧!听你说得我都饿了。”


“那你洗漱完,叫我啊!我过来扶你”


“去你的吧!”看着杨小翔拎着他带来一堆吃的进厨房,张同学就暗暗地想怎么才能把杨同学奴役过来呢?还得不留痕迹,哎这也太难了……


“小翔子,我洗漱完啦!快来扶我”


“稍等一下,我把面捞出来的……”


“走吧皇上,奴才带您尝尝奴才刚刚做好的面。”




“好吃吗?”


“嗯!好吃!没看出来九郎你还有这手艺。”


“那你不看咱是干啥的!别看我是咖啡师,但我最擅长的是中餐,不夸张地说半个月是不带重样的。我以后天天做个吃?”


“那感情好!我晚上就想吃黄焖鸡,你能做不?”哎?刚才好像错过了什么重要的信息,不管了,还是黄焖鸡比较重要,张同学边吃边想


“会呀!晚上除了黄焖鸡还想吃点什么?”哎!说他是小孩儿一点都没冤枉他,就知道吃连我在撩他都没反应……


“没了,看你想吃什么吧!”张富贵伸出小舌头舔舔嘴唇说


“吃饱了吗?”杨小翔不自然地把视线从张富贵伸出的小舌头上移开


“嗯!扶我去沙发吧!想晒太阳”


“你在这晒太阳吧!我把碗洗了,一会吃点草莓还是苹果?”


“草莓吧!”




“皇上您的草莓来喽!”


“真甜,你尝尝”说着张富贵把一个草莓举到杨小翔嘴边。


杨小翔就着张富贵的手把草莓吃了。再看张富贵脸红的和草莓有的一拼,杨小翔压住心底的狂喜问道“我去超市买鸡腿和小米辣,你有没有什么想吃的我一起买回来。”


“没……没有。”


“那我走了,你要是困就盖着我刚从你卧室拿过来的毯子睡一会儿。”


“嗯……你回来……我外套兜里有钥匙你拿着,省得一会我还得给你开门!”


“你就不怕我是坏人?”


“反正家里没值钱的东西,最值钱的就是我了。”


你怎么知道我惦记的就不是你呢?杨小翔在心里默默想着“好,我走了,有事随时给我打电话。”


张富贵看着关上的门,心里对把杨小翔拐回来当室友的想法又加深一分。


杨小翔看看手里的钥匙又看看紧闭的房门,开心坏了。钥匙都拿到了离住进去的日子还远吗?或许很近了呢!

关于套路和反套路的故事、二

“杨哥,谢谢你啊!陪我去医院还得送我回家。”张富贵红着耳尖对开车送他回家的杨小翔说道

“嗨,这不应该的嘛!先不说助人为乐是咱们优良传统美德,就单因为你带我看房把脚崴了我也不能把你扔那不管不是。”很好,就让你欠着我的人情,这人情债怎么可能那么好还呢?杨小翔心里小算盘打那叫一个响

“那等我好了,我请您吃饭。火锅,烤肉,烧烤,还是其他的?您有没有什么忌口的食物?”哎这世界上最难还的就是人情债,一顿饭怎么可能还得清呢?但是可以和“年画娃娃”一起吃饭,然后一起散个步消消食……想想就开心。想到这张富贵嘴角挂上了好看的弧度,活像一只看见肉的小狐狸。

路灯的光给“小狐狸”的轮廓镀上一层柔柔的光,深深印在小翔的心里。“真是个勾人的小妖精”一不留神想的话就说出来了,更不巧的是可被张富贵听到了

“嗯?杨哥您说什么我没听清。”

“哦!我说咱们到时候再说。”还好没听清,不然太尴尬了。杨小翔稳了稳心神,专心开车不再和张富贵答话了

半个小时后,杨小翔将车停在张富贵家楼下,却发现小张同学已经睡着了。看看时间已经晚上九点半多奔十点了,杨小翔虽然舍不得也只能轻轻摇醒睡梦中的张狐狸。“小张,醒醒了。我送你回去好不好,你家多少楼?”

“嗯?到了?16楼1室”张富贵因为刚刚醒,声音有点苏,有点奶。直接萌化了杨小翔。声音也跟着柔起来“来吧!我抱你回家喽!”

等到杨小翔把张富贵放在他家沙发上,“某狐狸”才清醒过来,我怎么又被“年画娃娃”公主抱了?还进了我家!耳尖又开始变得滚烫“那个杨哥,冰箱里有可乐和橙汁您自己拿。”

“哦,你要喝什么?我帮你拿过来。”一打开冰箱,杨小翔都傻了,冰箱里除了橙汁,可乐以外只有三桶泡面。“小张,你们家都不做饭吗?”

“不做呀!我家就我自己住,做什么饭呀!您说做多了我吃不了,扔了还可惜。费时费力还浪费粮食。”

“那你买冰箱干什么呀?”

“冻冰棍,镇汽水,放泡面,夏天还镇西瓜。杨哥帮我拿瓶橙汁吧!”

“你现在行动不方便,谁照顾你呀?你对象过来吗?”某杨边把饮料递给张富贵边打探张富贵的感情情况。

“我没对象,明天我让我外甥过来陪我”

没对象?哈哈!“都这个点了,估计周围没什么餐馆开门了,今天咱俩定点餐对付一下吧!”杨小翔装作若无其事地说道“想吃点啥?”

“黄焖鸡,加青菜和香菇。”

“定完了,我把药给你擦了吧!你把药放哪了?”

“外套口袋里,谢谢啦!”

当张富贵把受伤的脚放在杨小翔腿上的时候,突然意识到这个动作有些暧昧,就想把脚拿下来,却被杨小翔握住了。“怎么这脚崴了还不老实,乱动小心再严重了。”说完还轻轻拍了一下张富贵的小腿,这一拍不要紧,小张同学的脸可就红透了。这一切都被杨小翔看在眼里“害羞了?都是男生有什么不好意思的?张富贵,你这个名字可是够接地气的!”

“去,去,去,你懂什么呀!我奶奶说了取个怯名好养活。”

“那你可在家够受宠的呀!”

“那当然,我十四岁之前都是留长生辫儿的,所以亲戚朋友啊还叫小辫儿。”

“那以后我也管你叫小辫儿行吗?”

“行啊!你都知道我名字了,我还不知道你名字呢!我管你杨哥怪别扭的。”一点都不亲近,小辫儿默默在心里追加了一句

“我呀!我叫杨小翔,家里人叫我九郎,因为在我爷爷家,我这辈儿里我行九。比你大三岁,巨蟹座的。以后你也叫我九郎。”

九郎,九郎,这名字真好听,九郎……小辫儿还喃呢名字的时候,却不知道杨小翔因为彼此亲蜜的称呼疯狂的开心,连嘴角都抑制不住地上扬……

吃过饭,杨小翔扶着张小辫,洗漱完,上床睡觉。临走之前杨小翔加了张同学的微信,掖好了张同学的被脚,和张同学道了晚安。下了楼在张同学家楼下暗暗想到我一定要住进张小辫儿家去。至于怎么住进去我得好好想想。

而楼上的张小辫却在想,怎么以前从没感觉自己住两室的房子有点空落落的。如果能找个像杨小翔一样的室友,平时一起吃吃饭,打打游戏,那种感觉似乎很不错,可是怎么能让他住进来呢?

一夜好梦……

关于套路和反套路的故事、一

    第一次写文,渣笔预警!


 “今儿真冷,九龄,九龙你俩下班吧!我盯着。”张富贵边收伞边对屋里闲着没事打游戏的两人说道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“呦?这外面下雨了?我们走了你自己能行吗?”王九龙抬头刚好看到小雨淅淅沥沥地下个不停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“就是得,反正没啥事等你一起下班吧!”张九龄没抬头地说道。

“下雨也不会有什么人来看房,一会儿我有个带看,完事我也下班。”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“那行,我和大楠先走了,有事儿给我打电话。”张九龄边说边牵起王九龙的手,两人共打一把伞消失在雨幕中……

呵!爱情的酸臭味,是游戏不好玩还是电影不好看?谈什么恋爱,他们还是太小了。可是有个人三观一致,爱好相同的人陪着似乎也挺好的……门口的铃铛声将张富贵拉回现实“您好,有什么可以为您服务的吗?”虽然是小店基本的礼仪还是要有的,看我做得都好,张富贵在心里给自己鼓掌。当他看清来人的时候职业式假笑变成了愉悦的笑。这人眼睛真小,长得真白,活像个年画娃娃。

“您好,我找一位姓张的经济人。今天和他约好要来看房子的”对面这人长得真好看,又勾勾又丢丢的,他的眼睛里是住着星星吗?怎么那么闪烁?

“杨哥?我就是小张,今天咱们看两个房子”

“行呀!现在能看吗?”

“能看,咱们走着?”

“好!”

五分钟后

“哥,这个房子就是,南向一室,合厨,合卫……今天谁没打扫卫生!小刘你再不打扫卫生,我可要长房租了!”

这人长得好看生起气来都那么可爱,杨小翔收起活泛的心思,正色道“咱们再看看下一个?”

“嗯?好,下一个环境比这个稍微好些,但是价格也稍微贵一点”哎?这房子刚进屋怎么就不看了?是不是我吓着人家了?我的形象啊!!!

转眼来到6楼“杨哥,您往旁边闪闪,我怕一会开门的时候小猫往出跑的时候我抓不着它!”

“那算了吧!这个房子我就不看了”杨小翔打心里排斥地说道。

“啊?那就暂时没有其他适合您的房子了……”

“没事反正我也不着急,碰到合适的再看。”

“真很少有人说租房子不着急的。”

“嗨!我家有房子,我就是想从家里搬出来,这样我就没有人束缚了,想通宵就通宵,想熬夜看球就熬夜看球。这有一滩水,你注意……”

“哎呦!”

“我刚提醒你,你怎么就摔了?摔哪了?疼不疼?”杨小翔惊得眼睛都瞪大了

“疼……脚好像崴了”张富贵都要委屈死了,一个不留神怎么就把脚脖子崴了

“我送你去医院。”说着杨小翔就将张富贵公主抱起来了“你怎么这么轻?你平时是不是都不吃饭?有120斤吗?”

“116”张富贵脸红地搂着杨小翔的脖子。

“你坐副驾驶,一会到医院我直接带你找我哥们,他是骨科主治医师处理你的崴伤应该没问题。”杨小翔边说边给张富贵扣上安全带。

一路上为了转移张富贵的注意力,杨小翔愣是从科莫多巨蜥聊到了我国的外交政策。而张同学全程都眼睛瞟着对方,越看越觉得杨小翔长得喜庆,衣品也不错,怎么也移不开眼。

终于到了医院,杨小翔抱着张富贵同学直奔着周九良办公室就去了。“九良,你帮我朋友看看,好像崴着脚了!”

“吓我一跳,你挂号了吗?”周九良被突然出现的两个人吓了一跳

“找你我挂什么号呀!”边说杨小翔边把张同学轻轻放在诊室的床上

“哥!你不挂号,我怎么拍片子开药啊?”周九良突然感觉自己的铁瓷可能是个傻子……

“小张你带身份证了吗?我去给你挂号”

“带了,在钱包里。你直接拿钱包过去就行。”

“那九良你先帮他看着,我马上就回。”

“行,行,行!你快去吧!顺便找护士借辆轮椅。”

“我回来了!怎么样?严不严重?”杨小翔一路跑回来,脸也变得红润。

周九良看看杨小翔又看看张富贵一本正经地说“目前看不是很严重但不排除骨裂的可能性,去拍个片吧!”

“好,怎么走?”杨小翔边说边把张富贵抱上轮椅

“我带你们去吧!正好我下班了,顺道去打个招呼。”

“那个杨哥,我有点紧张。”张富贵下意识地往杨小翔的方向躲了躲

看到张富贵这个小动作,杨小翔心情好到飞起来,连说话的声音都轻柔了许多“没事的,就是拍个片子,也不疼。我们就在外面等你。”

等待的时间里周九良没忍住问道:“什么情况?从小到大没看过你为谁那么着急过,看上了?追到手了?正追着?”

“刚认识,感觉不错,所以你得帮我。”

“杨小翔,你个切开黑!我怎么帮你?我是有医德的医生!”

“我又没让你怎么样,你就说让他多卧床几天,不能下地走动,这样我不就有理由去看他了?”

“行!你欠我一个人情啊!”

“好说,你有事说话一定好使”

关于套路和反套路的故事

    第一次写文,渣笔预警!


   

    大家好,我叫张富贵,是个很多人羡慕的拆二代 ,经营着一家房产中介,规模不大加上我一共三个员工,至于利润嘛!够我平时开销了,反正房子不用我买,单位就在我家小区前面门市平时腿着上班。爱好?听戏,唱曲儿。我的日子平淡又乏味直到有个长得像年画娃娃一样的人出现。那是一个平常不过的傍晚,北方的初春寒冷还没有散去,天空灰蒙蒙的还下着小雨,我们的故事就这样开始了……

    大家好,我叫杨小翔,在别人眼里我是个富二代,可在我看来我家就是比中产家庭收入稍微高点,真的还谈不到富一代,富二代啥的。所以我得工作,这不找了份咖啡师的工作,虽然赚的少了点可是自在呀!想出去旅游就去旅游,想熬夜看球就熬夜看球,不用想着明天早上有几客户要见,有多少个会要开。我的生活自由而散漫直到那个长得又勾勾又丢丢的人出现。那是一个平常不过的傍晚,北方的初春寒冷还没有散去,天空灰蒙蒙的还下着小雨,我们的故事就这样开始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