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甜

关于套路和反套路的故事、二

“杨哥,谢谢你啊!陪我去医院还得送我回家。”张富贵红着耳尖对开车送他回家的杨小翔说道

“嗨,这不应该的嘛!先不说助人为乐是咱们优良传统美德,就单因为你带我看房把脚崴了我也不能把你扔那不管不是。”很好,就让你欠着我的人情,这人情债怎么可能那么好还呢?杨小翔心里小算盘打那叫一个响

“那等我好了,我请您吃饭。火锅,烤肉,烧烤,还是其他的?您有没有什么忌口的食物?”哎这世界上最难还的就是人情债,一顿饭怎么可能还得清呢?但是可以和“年画娃娃”一起吃饭,然后一起散个步消消食……想想就开心。想到这张富贵嘴角挂上了好看的弧度,活像一只看见肉的小狐狸。

路灯的光给“小狐狸”的轮廓镀上一层柔柔的光,深深印在小翔的心里。“真是个勾人的小妖精”一不留神想的话就说出来了,更不巧的是可被张富贵听到了

“嗯?杨哥您说什么我没听清。”

“哦!我说咱们到时候再说。”还好没听清,不然太尴尬了。杨小翔稳了稳心神,专心开车不再和张富贵答话了

半个小时后,杨小翔将车停在张富贵家楼下,却发现小张同学已经睡着了。看看时间已经晚上九点半多奔十点了,杨小翔虽然舍不得也只能轻轻摇醒睡梦中的张狐狸。“小张,醒醒了。我送你回去好不好,你家多少楼?”

“嗯?到了?16楼1室”张富贵因为刚刚醒,声音有点苏,有点奶。直接萌化了杨小翔。声音也跟着柔起来“来吧!我抱你回家喽!”

等到杨小翔把张富贵放在他家沙发上,“某狐狸”才清醒过来,我怎么又被“年画娃娃”公主抱了?还进了我家!耳尖又开始变得滚烫“那个杨哥,冰箱里有可乐和橙汁您自己拿。”

“哦,你要喝什么?我帮你拿过来。”一打开冰箱,杨小翔都傻了,冰箱里除了橙汁,可乐以外只有三桶泡面。“小张,你们家都不做饭吗?”

“不做呀!我家就我自己住,做什么饭呀!您说做多了我吃不了,扔了还可惜。费时费力还浪费粮食。”

“那你买冰箱干什么呀?”

“冻冰棍,镇汽水,放泡面,夏天还镇西瓜。杨哥帮我拿瓶橙汁吧!”

“你现在行动不方便,谁照顾你呀?你对象过来吗?”某杨边把饮料递给张富贵边打探张富贵的感情情况。

“我没对象,明天我让我外甥过来陪我”

没对象?哈哈!“都这个点了,估计周围没什么餐馆开门了,今天咱俩定点餐对付一下吧!”杨小翔装作若无其事地说道“想吃点啥?”

“黄焖鸡,加青菜和香菇。”

“定完了,我把药给你擦了吧!你把药放哪了?”

“外套口袋里,谢谢啦!”

当张富贵把受伤的脚放在杨小翔腿上的时候,突然意识到这个动作有些暧昧,就想把脚拿下来,却被杨小翔握住了。“怎么这脚崴了还不老实,乱动小心再严重了。”说完还轻轻拍了一下张富贵的小腿,这一拍不要紧,小张同学的脸可就红透了。这一切都被杨小翔看在眼里“害羞了?都是男生有什么不好意思的?张富贵,你这个名字可是够接地气的!”

“去,去,去,你懂什么呀!我奶奶说了取个怯名好养活。”

“那你可在家够受宠的呀!”

“那当然,我十四岁之前都是留长生辫儿的,所以亲戚朋友啊还叫小辫儿。”

“那以后我也管你叫小辫儿行吗?”

“行啊!你都知道我名字了,我还不知道你名字呢!我管你杨哥怪别扭的。”一点都不亲近,小辫儿默默在心里追加了一句

“我呀!我叫杨小翔,家里人叫我九郎,因为在我爷爷家,我这辈儿里我行九。比你大三岁,巨蟹座的。以后你也叫我九郎。”

九郎,九郎,这名字真好听,九郎……小辫儿还喃呢名字的时候,却不知道杨小翔因为彼此亲蜜的称呼疯狂的开心,连嘴角都抑制不住地上扬……

吃过饭,杨小翔扶着张小辫,洗漱完,上床睡觉。临走之前杨小翔加了张同学的微信,掖好了张同学的被脚,和张同学道了晚安。下了楼在张同学家楼下暗暗想到我一定要住进张小辫儿家去。至于怎么住进去我得好好想想。

而楼上的张小辫却在想,怎么以前从没感觉自己住两室的房子有点空落落的。如果能找个像杨小翔一样的室友,平时一起吃吃饭,打打游戏,那种感觉似乎很不错,可是怎么能让他住进来呢?

一夜好梦……

关于套路和反套路的故事、一

    第一次写文,渣笔预警!


 “今儿真冷,九龄,九龙你俩下班吧!我盯着。”张富贵边收伞边对屋里闲着没事打游戏的两人说道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“呦?这外面下雨了?我们走了你自己能行吗?”王九龙抬头刚好看到小雨淅淅沥沥地下个不停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“就是得,反正没啥事等你一起下班吧!”张九龄没抬头地说道。

“下雨也不会有什么人来看房,一会儿我有个带看,完事我也下班。”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“那行,我和大楠先走了,有事儿给我打电话。”张九龄边说边牵起王九龙的手,两人共打一把伞消失在雨幕中……

呵!爱情的酸臭味,是游戏不好玩还是电影不好看?谈什么恋爱,他们还是太小了。可是有个人三观一致,爱好相同的人陪着似乎也挺好的……门口的铃铛声将张富贵拉回现实“您好,有什么可以为您服务的吗?”虽然是小店基本的礼仪还是要有的,看我做得都好,张富贵在心里给自己鼓掌。当他看清来人的时候职业式假笑变成了愉悦的笑。这人眼睛真小,长得真白,活像个年画娃娃。

“您好,我找一位姓张的经济人。今天和他约好要来看房子的”对面这人长得真好看,又勾勾又丢丢的,他的眼睛里是住着星星吗?怎么那么闪烁?

“杨哥?我就是小张,今天咱们看两个房子”

“行呀!现在能看吗?”

“能看,咱们走着?”

“好!”

五分钟后

“哥,这个房子就是,南向一室,合厨,合卫……今天谁没打扫卫生!小刘你再不打扫卫生,我可要长房租了!”

这人长得好看生起气来都那么可爱,杨小翔收起活泛的心思,正色道“咱们再看看下一个?”

“嗯?好,下一个环境比这个稍微好些,但是价格也稍微贵一点”哎?这房子刚进屋怎么就不看了?是不是我吓着人家了?我的形象啊!!!

转眼来到6楼“杨哥,您往旁边闪闪,我怕一会开门的时候小猫往出跑的时候我抓不着它!”

“那算了吧!这个房子我就不看了”杨小翔打心里排斥地说道。

“啊?那就暂时没有其他适合您的房子了……”

“没事反正我也不着急,碰到合适的再看。”

“真很少有人说租房子不着急的。”

“嗨!我家有房子,我就是想从家里搬出来,这样我就没有人束缚了,想通宵就通宵,想熬夜看球就熬夜看球。这有一滩水,你注意……”

“哎呦!”

“我刚提醒你,你怎么就摔了?摔哪了?疼不疼?”杨小翔惊得眼睛都瞪大了

“疼……脚好像崴了”张富贵都要委屈死了,一个不留神怎么就把脚脖子崴了

“我送你去医院。”说着杨小翔就将张富贵公主抱起来了“你怎么这么轻?你平时是不是都不吃饭?有120斤吗?”

“116”张富贵脸红地搂着杨小翔的脖子。

“你坐副驾驶,一会到医院我直接带你找我哥们,他是骨科主治医师处理你的崴伤应该没问题。”杨小翔边说边给张富贵扣上安全带。

一路上为了转移张富贵的注意力,杨小翔愣是从科莫多巨蜥聊到了我国的外交政策。而张同学全程都眼睛瞟着对方,越看越觉得杨小翔长得喜庆,衣品也不错,怎么也移不开眼。

终于到了医院,杨小翔抱着张富贵同学直奔着周九良办公室就去了。“九良,你帮我朋友看看,好像崴着脚了!”

“吓我一跳,你挂号了吗?”周九良被突然出现的两个人吓了一跳

“找你我挂什么号呀!”边说杨小翔边把张同学轻轻放在诊室的床上

“哥!你不挂号,我怎么拍片子开药啊?”周九良突然感觉自己的铁瓷可能是个傻子……

“小张你带身份证了吗?我去给你挂号”

“带了,在钱包里。你直接拿钱包过去就行。”

“那九良你先帮他看着,我马上就回。”

“行,行,行!你快去吧!顺便找护士借辆轮椅。”

“我回来了!怎么样?严不严重?”杨小翔一路跑回来,脸也变得红润。

周九良看看杨小翔又看看张富贵一本正经地说“目前看不是很严重但不排除骨裂的可能性,去拍个片吧!”

“好,怎么走?”杨小翔边说边把张富贵抱上轮椅

“我带你们去吧!正好我下班了,顺道去打个招呼。”

“那个杨哥,我有点紧张。”张富贵下意识地往杨小翔的方向躲了躲

看到张富贵这个小动作,杨小翔心情好到飞起来,连说话的声音都轻柔了许多“没事的,就是拍个片子,也不疼。我们就在外面等你。”

等待的时间里周九良没忍住问道:“什么情况?从小到大没看过你为谁那么着急过,看上了?追到手了?正追着?”

“刚认识,感觉不错,所以你得帮我。”

“杨小翔,你个切开黑!我怎么帮你?我是有医德的医生!”

“我又没让你怎么样,你就说让他多卧床几天,不能下地走动,这样我不就有理由去看他了?”

“行!你欠我一个人情啊!”

“好说,你有事说话一定好使”

关于套路和反套路的故事

    第一次写文,渣笔预警!


   

    大家好,我叫张富贵,是个很多人羡慕的拆二代 ,经营着一家房产中介,规模不大加上我一共三个员工,至于利润嘛!够我平时开销了,反正房子不用我买,单位就在我家小区前面门市平时腿着上班。爱好?听戏,唱曲儿。我的日子平淡又乏味直到有个长得像年画娃娃一样的人出现。那是一个平常不过的傍晚,北方的初春寒冷还没有散去,天空灰蒙蒙的还下着小雨,我们的故事就这样开始了……

    大家好,我叫杨小翔,在别人眼里我是个富二代,可在我看来我家就是比中产家庭收入稍微高点,真的还谈不到富一代,富二代啥的。所以我得工作,这不找了份咖啡师的工作,虽然赚的少了点可是自在呀!想出去旅游就去旅游,想熬夜看球就熬夜看球,不用想着明天早上有几客户要见,有多少个会要开。我的生活自由而散漫直到那个长得又勾勾又丢丢的人出现。那是一个平常不过的傍晚,北方的初春寒冷还没有散去,天空灰蒙蒙的还下着小雨,我们的故事就这样开始了……